货币的社会学内涵与反直觉推论

真的不想用这么晦涩又耸动的标题,请相信这是一篇立场鲜明且充满反直觉的结论的文章。您认真阅读后至少会得出“有趣”的结论。当然更希望得到您进一步的思辨讨论,我在这里提前拜谢。

货币是社会为贡献打的欠条

这个论断有点新鲜,但非常简单直接。我们看一下逻辑:张三通过出售商品或服务换得货币,随后可以在任意时间将货币兑换成其他商品或服务。那么货币就是一个经过社会共识的欠条,微观上所有人认可这个欠条,因此可以流通,宏观上每一个持币人都是持有一份向社会索取等值商品或服务的权利。这就是标准的债权。

富人是为社会做出净贡献更多的人

一旦你认可了“货币是社会为贡献打的欠条”这个概念,我可以马上得到一个推论,那些持有更多货币的富人恰恰是那些为社会做出了很多贡献但没有向社会索取服务的人。即富人是为社会做出净贡献最多的人。

这个逻辑仅仅有一个漏洞,就是社会上每一次交换都是自由自愿的。只有这样,富人的每一分钱都是靠为社会提供等值的商品和服务换来的。在一个不自由不自愿的市场中,富人的的钱就跟 TA 对社会的贡献没有等价关系了。

货币政策的正当性

货币政策干预了个体与社会的债务关系,将债权提供给了那些没有为社会做贡献的人或者通过法定增发将债权人的权益稀释。这就好像说官府强行说镇上所有人凭空欠了某企业一笔债(定向投放货币),或者强行把居民手里的欠条打折(增发稀释)。

我们对富人实施了数千年的歧视

在前述逻辑下,一个自由市场中富人是对社会贡献最大的人。否则它就不是一个自由市场。然而,现实世界中,人类社会对富人实施了系统性的污蔑与歧视。中国自古就认为经商是下九流的职业。西方对财富的歧视也非常明显,例如马可福音10:23里,“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 ‘有钱财的人进神国是何等地难哪!’”

近代以来,针对富人的累进税成为各国标配,理由似乎正大光明:富人占有的社会资源更多,理应多缴税。但即使认同这个观点,采用相同税率收入更多的富人已经按比例缴纳更多的税了,为什么还要按照累进税将税率提高呢?很多国家的中产阶级承担的实际税率已经接近甚至超过 50%。

贫富差距的衡量指标应该是消费差距而不是收入差距

谈及贫富差距,人们总是使用收入差距作为贫富差距的指标。例如 Thomas Piketty 著名的《21世纪资本论》中描述的令人不安的事实:资本回报率总是倾向于高于经济增长率,因此自由市场贫富差距将会继续扩大。

然而,如前所述,(自由市场中)收入本质上等价于是对社会的贡献。而显然,你无法将贫富差距等价于对社会贡献的差距。我们应该选择一个更合理的指标,即消费差距作为贫富差距的度量。

当我们把贫富差距定位为消费差距时,我们会发现收入差距的扩大并不必然导致消费差距的扩大。马云的收入可能是我的一亿倍,但我们的月均消费差距可能都不超过一千倍。更关键的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即使马云和我的收入差距会进一步加大,但我们的消费差距可能是缩小的。因为马云的收入增长 20%,他的消费不太可能同步增长,而我的收入增长 10%,我的消费大概率会同步增长。

因此,收入差距并不可怕,收入差距越大,代表富人对社会的贡献和其他人相比差距更大,但普通人也因此获益更大。

理想的货币是什么样

首先,货币是欠条,就是一个记账工具,不必要是“一般等价物”。货币本身不需要有内在价值,不需要像黄金一样先有价值再充当记账单位。

其次,货币总量应该固定。否则这种“对社会贡献的欠条”就失真了,在 A 时刻发行总量是 1000 单位,张三打工获得 1 单位货币,那么理论上 B 时刻张三可以用 1 单位货币向其他人购买与当初自己打工付出的劳动等价的商品或服务。但考虑货币总量变化,新增的货币没有与之对应的社会服务的交换,它付出了 0 贡献,凭空得到了货币,这就导致原有的持币人的购买力下降。张三也因此无法换回等量的商品或服务。

第三,货币应该是自由的。自由发行自由兑换自由竞争。货币作为一个记账单位,一种工具,不应该由某个机构来垄断。

第四,总量受限的货币必然导致通货紧缩,但通货紧缩没有问题。关于这一点很多文献描述的很详细,这里不赘述。只提一点,通货紧缩即相同的商品或服务的售价降低了,这其实是因为技术进步、经营进步等原因导致相同的商品或服务所需要的个体对社会的贡献降低了,因此售价必然降低。至于通缩导致投资和消费的萎缩这个论点后面可以专门写个文章批驳。

最后欢迎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